复课后:学生的饭,“小饭桌”的难
发布时间:2020-04-27 03:17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宋常青、白丽萍、马莎编辑黄海波国内中小学生陆续复课,学校周边小饭桌仍处在停摆状态。 家长没时间、学校没食堂,疫情之下,学生吃饭、托管,成了复课后遇到

 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宋常青、白丽萍、马莎编辑黄海波国内中小学生陆续复课,学校周边“小饭桌”仍处在停摆状态。

   家长没时间、学校没食堂,疫情之下,学生吃饭、托管,成了复课后遇到的现实问题。

   记者了解到,为服务疫情防控,国内多地暂未开放“小饭桌”,一些“小饭桌”长期停业面临倒闭危机。

   家长需求、“小饭桌”从业者复工、防疫需要三者如何对接?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调查。

   午饭搬到校外的长凳上“小学一般中午11点多、下午4点多就放学。 现在‘小饭桌’不能营业,孩子午饭、午休,还有下午放学以后这段时间该怎么办?”兰州市一家药企职工李翔要忙到晚上七八点钟才能接孩子,平日只能把女儿送去“小饭桌”。

   李翔所说的“小饭桌”,位于学校附近居民楼里,三室一厅的房子,可提供学生午餐、晚餐和午休的服务,给类似李翔这样的家长提供了很大便利。 因为防疫需要,“小饭桌”仍未得到恢复经营许可,让李翔这样的家长多了新难题。

   记者了解到,由于有无证经营的情况,且出于卫生、人身安全等考虑,国内不少城市曾对“小饭桌”进行取缔。

   近年来,多地开始正视社会需求,逐步将“小饭桌”纳入规范管理,并已经逐步形成一定规模。

   在兰州、合肥、济南等多个城市,“小饭桌”等校外托管机构已经成为无法按时接送、看护孩子的家长的主要选择。 兰州市第二十八中学副校长李贵平介绍,非寄宿制学校中午一般采取“清场”的做法,禁止学生在教室吃饭、逗留或休息。

   一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,眼下每天早上6点半起来给孩子做好早饭和午饭,并把午饭装进保温桶让孩子带上。

   因为学校禁止放学后在校逗留,孩子只能临时在学校门口一家药店的长凳上吃午饭。

   “小饭桌”急盼早日复工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出于降低疫病传播风险的需要,“小饭桌”这种人员密集的经营活动,自然也在禁止经营之列。 但随着学校陆续开学,“小饭桌”复工的愿望越加强烈。 “不光学生家长着急,我们也都急着开工。

   ”兰州市一家托育机构负责人张丽霞说,受疫情影响,3个月共亏损90万元,现在处在倒闭边缘。

   记者了解到,当前“小饭桌”大致分两类:一类是以托管名义注册的企业,负责孩子学业辅导、两餐及午休;一类是居民区内家庭作坊式的“小饭桌”,主要提供孩子两餐、午休和临时照看。

   因为学校相对集中,兰州市城关区仅仅东岗西路,就有大大小小100多家不同形式、规模的“小饭桌”。 记者实地走访多家“小饭桌”发现,一些规模较小的“小饭桌”已经转行或倒闭,还有部分“小饭桌”亏损较大,焦急地期待“解禁”。

   部分“小饭桌”负责人表示,企业早已储备了电子体温计、消杀用品等,每天对宿舍、厨房、卫生间等进行全面消毒,做好了充分的营业准备。 刚需即为工作重点为了填补学生家长的刚性需求,一些学校附近的酒店,悄然开设起学生托管业务。 记者拿到了一家酒店的宣传彩页:推出每人每月1280元的“学生无忧房”,提供午餐配送、午休等服务,对小学生还提供接送服务。 部分家长反映,因为推出这一服务的酒店较少,还无法满足大量学生家长的需求。 同时,由于是临时增加的业务,对酒店托管服务的水平也存在疑虑。 兰州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林艳认为,学生防疫虽然是重中之重,但城市管理者应同时关注学生家长的现实困难和“小饭桌”行业的生存难题,“不妨听听各方声音,共同早日解决好开学后续难题”。

   部分专家和学生家长建议:一是相关监管部门联合进行一次专门检查验收,允许防疫物资储备充分、卫生条件良好、能够满足防疫要求的“小饭桌”先行营业;二是实现社区、学校、卫生等部门信息共享,对“小饭桌”托管学生实名登记;三是加强“小饭桌”防疫情况的日常监督,严重违规的直接列入从业者黑名单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